一、本公司所有作品假一赔十,签订协
 议,百年有效。
 二、本公司所有书画作品均附有保真证
 书、鉴定密码。
 三、本公司永久提供实名汇款账号。  
 四、凡在本公司购买的作品,如作品的
 作者或国家级权威机构提供书面材料证
 明系伪作,二十日内无条件退赔。
 五、如需订购作品请与本地加盟画廊联
 系或拨打订购热线。  
 六、欢迎新老宾客朋友前来北京及各加
 盟画廊参观、交流。
订购热线:0319--2601585
本站动态 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本站动态 >> 列表
当代书法篆刻大家刘铁宝二三事
来源:  作者:  加入时间:2012-8-13 11:37:45

    刘铁宝,字希贞,中国书法家,北京琉璃厂萃文阁特级书法篆刻师(现已退休)。
 
     启功先生这样介绍刘铁宝:刘君铁宝,为近代篆刻名家刘冰庵先生之侄。幼承家学,工书法,篆刻尤精。冰翁为白石老人高足,铁宝进而博采众长,是可佩也。
 
     刘铁宝的叔父刘冰庵先生是我国近现代篆刻艺术名家,是齐白石先生的高足,齐派篆刻艺术的优秀代表人物和卓越继承者。铁宝自幼随叔父刻苦临池,运刃泥爪,可谓深得家学。书法是篆刻的基础,要想在篆刻上有新的突破,就必须在书法上打下非凡基础,20世纪六十年代初,刘铁宝得到宝贵机会,有幸跟随老一辈书法大师、齐白石先生的老友郭风惠先生学习书法。
 
     当时,跟风老学习的这群孩子,都变着法儿的向风老要幅书法或绘画作品,只有铁宝躲在一边,眼巴巴瞅着别人拿着老师的作品高兴地炫耀,自己从不向老先生张嘴。风老就觉十分奇怪。一天,老人实在憋不住了,就对面前这个老实,但很机灵的孩子说:“你的师兄弟都跟我要字儿、要画儿。你为什么不要?是不是我的东西不好?”铁宝涨红着脸,着急地说:“不是,不是。老师的书画,我做梦都想得到。只是老师的名气太大,身份太高了,我不敢说呀!”大师听完铁宝的倾诉十分爱怜的抚摸着他的头,心疼地说:“傻孩子,往后,心里怎样想,嘴里就怎样说。怕什么,咱不都是俩胳膊,俩腿儿,一个脑袋瓜儿的人吗?”从此,老人从心底深处更加喜爱这个既忠厚、又聪明的小铁宝了。就在这次谈话的第二天一早,老人将一卷自己的书画作品,主动赠送给了铁宝。这是老人昨晚就准备好的,自存的几幅个人精品。铁宝得老师墨宝,高兴的直蹦高。
 
     风老过世后,刘铁宝又随启功先生深造。“文革”结束,改革开放不久,中央电视台在晚会类节目中首次出现书法表演,表演者就是启功和刘铁宝二先生 。刘铁宝能得郭风惠、刘冰庵二大师及启功先生的喜爱和真传,这样的幸运和机遇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。得享这些大家的亲自栽培、调教,铁宝的学问和书法篆刻艺术日臻炉火纯青,非同凡响。
 
     1981年,日本篆刻艺术代表团访问我国。中国书法家协会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中日篆刻交流活动。出席这次活动的都是我国—流书法篆刻家,如,有琉璃厂 “铁笔”之誉的我国近现代篆刻艺术大师刘博琴老先生,优秀中青年书法篆刻艺术家徐焕荣(魏长青先生的爱徒)、刘铁宝、谷溪、苏士澍、李文新、庞书田等等。
 
     当时,按交流活动程序,刘铁宝是为日方代表团副团长初见一雄篆刻名章。铁宝不用在石上打稿,只见他“钝刃深镌似运风,纵横中调入猩红”(郭风惠《赠宁斧成》),不一会儿,一枚典型齐派艺术风格的漂亮印章就刻好了。当初见一雄和日方人员面对这方印和打出来的鲜红印拓时,都对刘铁宝高超、神奇的篆刻技艺表示万分惊喜和钦佩,对中国传统书法篆刻艺术进行了高度赞扬。刘铁宝知道,这是中国书法、篆刻艺术早就应该获得的尊敬。
 
     “手写千文八百番,一番一纸渺无存”(郭风惠先生句)。又20年过去了,刘铁宝的书法篆刻作品,像绮丽的霞彩,广布海内外,散见于古迹名胜、典籍、收藏者之手。北京百年老店“成文厚”的大匾留着他的忠诚朴实个性(题在书法家王遐举的匾之前);原北京博物馆所在地万寿寺“大雄宝殿”四个榜书大字镌着他的笔墨灵气;特别是《老舍文集》封面的“老舍之作”的大印,更钤着他对更高艺术境界的孜孜追求;启功、胡絮青、许麟庐、柯岩、贺敬之……许多大家心爰的印章,无不记录着铁宝的艺术才华……。
 
     2005年老一辈革命家薄一波97周年寿诞时,老人特别嘱咐子女,一定要请书法家刘铁宝为自己书写“鹤寿不知其纪也”。当这七个古劲、雄健的篆字大幅悬挂于薄老大厅里后,老人高兴地与大幅合影。现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,在赠送外国友人的礼品中也常有刘铁保的书法作品。其中铁宝用隶书写的杜牧绝句山行大幅,因典型代表了传统文化而备受国际友人崇敬和喜爱。
 
     刘铁宝作为当代名家,有艺术大家必备的勤奋刻苦,谦和朴实,尊师敬友,忠诚于艺术……等等优良品格。但他最大的特点是不张扬,不浮夸,不受浮毕时尚的干扰,甘于清苦,只是静下心来默默做学问。笔者与铁宝出于同一师门,前些年,《近代印入传》作者、香港著名学者马国权先生,在与笔者通信中,请笔者推荐“当代印林事”。笔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学长刘铁宝。谁知刚启齿,即被铁宝婉词谢绝。他说:“当今比我强的人有的是,应该还是先请那些名家,我就算了吧。”
 
     笔者知道,铁宝兄是淡泊名利,把全部心力无私奉献给书法篆刻艺术的那种。“唧唧寒蛰唾思苦,功夫深处有谁知”(齐白石句)、“粗毫蘸墨写秋色,我以我法教纵横”(郭风惠句)。刘铁宝正是在用心实践着师辈们的教导,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,为他喜爱的书法、篆刻艺术执著追求的。
 
 
注:
 
     宁斧成(1897-1966)字宗侯,号老腐,别署宁静庐,斋名淡墨斋、二百五十印斋、半瓶斋等。原籍辽宁沈阳,晚年定居北京。曾为辽宁省政协委员、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成员。时与郭风惠等先生交好。
     其书法、篆刻、绘画皆能。书法擅长篆隶,风格独异,自成一家。其绘画,人物、山水、花鸟、指画都有世誉。篆刻擒纵自如,大气磅礴。著有《宁静庐画册》、《宁静庐印存》、《宁斧成书画篆刻选》、《宁斧成印谱》《百家姓书法集》等。

Copyright(C) 2010 V2.0 中国书画网 版权所有   冀ICP备10024248

您是本站的第位来访者